太平洋联盟的救赎 疫情之下自救应该靠谁?

摘要

疫情当前,攀升的疫情数据,让整个社会变的有些虚幻,离别、痛苦、期待、绝望……一切的人性特点弥漫在整个空气中。当大家还未走出疫情的恐慌,各种因疫情带来的问题就开始应接不暇接踵而来。不得不说这场疫情来的过

疫情当前,攀升的疫情数据,让整个社会变的有些虚幻,离别、痛苦、期待、绝望……一切的人性特点弥漫在整个空气中。当大家还未走出疫情的恐慌,各种因疫情带来的问题就开始应接不暇接踵而来。不得不说这场疫情来的过于猛烈,让很多事情变的愈发敏感和激烈。战“疫”工作还在艰难时期,人的生活不断的发生着改变,恢复城市秩序、恢复经济生产成为了民生的重要话题,一场无硝烟的战争不经意之间已经打得轰轰烈烈。但无论多么艰难,好好的活下去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高尔夫作为一项运动,有着完整的独特的生态链,每一个环节都有着必然联系,相互制约和影响。疫情的爆发,对高尔夫更是影响深远,比赛延期或取消、球场练习场停业等等,直接导致旅游、订场、教学、零售甚至职业球员等一系列链条的断壁。一位做线下运营的高尔夫企业负责人透露,因为疫情的原因,2020年的全年计划全部被打乱,疫情结束的未知性,让只出不进每月损失200万左右的公司面临着资金压力。这不是个例,这是目前企业都会面临的问题。虽然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关于企业恢复生产的政策,减免或者延迟企业部分费用缴纳的利好政策也不断出新,社会多了一些温暖,但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最根本的还是需要企业想办法,采取自救

但无论什么样的自救方式,在特殊的敏感期都要采取合理的方式方法。近日,太平洋联盟创始人杜厦先生的几封信就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激烈的争辩让本已残酷的现实,似乎又多了一些配料。企业自救应该靠谁?又或者说,企业经营遇难题,到底触动了谁的心?

太平洋联盟成立于2009年,成立之初致力于为会员提供全球最著名城市和高尔夫圣地的打球体验。主要业务板块:1、为会员提供“一站式”打球出行服务,实行会员卡销售及会员增值服务,2、经营天津27人俱乐部及太平洋联盟球场建设和管理事业部,在北京地区管理的东方双鹰球场、净山湖球场、天安球场、金色河畔球场,3、球场管理输出事业部核心业务板块Caddie Links,即球童联盟,4、物料采购事业部,做物料集采供应链。5、太平洋联盟商品经营事业部,用线上商城与线下实体店结合的零售业务。

综观这些业务点,太平洋联盟的经济的主要来源已经一目了然:球场、会员卡销售和会员增值服务。然而疫情当前,球场停业、航空吃紧、旅游受阻……原本南下的冬天,太平洋联盟的现金流自然也被全部卡死,会员服务中断,而其他业务板块,只要围绕着球场和人,也必然无法进行。企业要运转,员工要工资,债务要偿还……,巨大的资金压力该如何面对呢?

于是,太平洋联盟的事情发生了。这是要追溯到太平洋联盟创始人杜厦先生的第一封信。

第一封信的内容是关于会员缴纳消费预付款帮太平洋联盟度过难关。此信一经发出,行业彻底炸锅了,众说纷纭,企业危机该会员来买单吗?投资的资金到底去向哪里?……杜厦先生俨然已经成为了人们口中的“骗子”。

其实早在2019年,太平洋联盟就已经推出了会员预存费用的业务,而且也给会员预存提出了很多优惠的条件。虽然预付款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但杜厦先生在这个特殊时期的一封信,不免时机上选的过于敏感,即使语气诚恳也依然会让人思绪连篇。会员和危机相关联,就已经成为了太平洋联盟自救的主要话题。为了再次说明,杜厦先生又发出了致会员的第二封信和致职员的一封信。

然而这两封信发出后,并未让人信服,回复评论接踵而来,引起了更多的猜测与评论(图片来源云高高尔夫【百家观点】太平洋联盟事件时间轴)。

为什么这么多人会把太平洋联盟的投资、经营问题摆出来说呢,暂且不管反对的人是什么职业,是不是太平洋联盟的会员,总之一定是和太平洋联盟有一定接触的群体。也说明太平洋联盟确实给大家带来了一定的疑惑亦或者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公司本身的经营是太平洋联盟本身,他们在经营的路上也是走一条没有人走的路,摸着石头过河本就会存在和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如何操作,这都是一个公司自身的战略、布局、决策和理念。资本爆炸的时期,运作对于外界就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也许会遭遇很多困难而改变思路,也许会过于思考整体布局而过于乐观忽视了风险,也许是商业机密无法向外界透露,等等这一切都是有可能存在的不定性客观因素。每一个企业家都有着自己的经营思路和理念,也会存在各种质疑的声音和猜测。但“骗子”如果用10年或者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面对2万多名甚至更多卧虎藏龙的会员群体,会不会有些太过于漫长或者胆大?毕竟这是个法治的社会。

再来分析一下太平洋联盟的问题。杜厦先生将公司危机与会员关联,也着实缺乏考虑,即使并无此意,在此阶段也难免会被声讨。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也许这就是上边写到了:企业自救应该靠谁?又或者说,企业经营遇难题,到底触动了谁的心?

首先,太平洋联盟与职员之间,既是利益共同体也是风险共同体,这个不存在任何疑问。而太平洋联盟与会员之间仅仅是利益体和风险共同体,但不是利益共同体。举个不贴切的例子,去菜市场买菜,菜老板根据市场需求自行购进菜品,制定价格,顾客只需持有“通行证”就可选购想要的菜品享受美味。至于菜老板的花多少钱,进什么货,赚多少钱都和顾客无关。二者只是各取所需互相获利的买卖关系。但如果菜老板倒闭了,那顾客除了损失选购菜品享受美味的权利,持有的通行证该如何解决呢?找菜老板还是市场委员会?这个就是风险共同体,是大家所关心的关键问题。所以特殊时期,如此的一封信,度过企业危机希望会员预存消费,也确实难以让会员接受。此时,会员更需要的是一份保证。

然后再来说说应对危机,太平洋联盟是否有取信于会员的问题。都说信任的建立需要很长时间,但打破信任,只需一分钟。太平洋联盟在应对危机,有没有自行进行调整:1、有没有申请政府对企业支持的优惠政策,2、有没有自救进行融资措施,3、企业自救有没有调整自身内部,进行经营内部止损,4、特殊时期的的缴费,有没有对缴存预付款会员不仅仅是优惠费用这么简单的权益规定,5、有没有公示资金流向和亏损漏洞的材料说明,6、有没有对公司运营情况的材料说明……,如果不先礼后兵,仅凭几封信,交纳预付消费款,不但不能让大众信服,更可能会损害彼此间的信任。

最后再说说评论中关于太平洋联盟的财务分析和经营思路。这些都是太平洋联盟在运营过程中未做相关解读而遗留下来的问题。会员不会关心太平洋联盟的经营状况,只会关心自己花钱享受的服务,所以当出现问题时,庞大的支出数据与资金要求,在没有任何财报的情况下,也直接会造成相关的猜测和怀疑。当然,在杜厦先生发出来的第二封信中,提到已经有超过2000多会员缴纳了预存,如果这是事实,那也证明了一点,还是有很多会员支持和理解太平洋联盟的行为。

相信杜厦先生的高尔夫情怀,也相信杜厦先生每一封信的诚恳,但这几封平常的信,在特殊敏感期,来的却过于突然,也过于着急。不可否认,太平洋联盟在行业内确实走出了一条从未有过的路,也确实搅动了整个高尔夫。在艰难的高尔夫环境下,太平洋联盟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和已经发生的事实,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但诸多存在的问题,在危机到来之时就会被放大,变的格外犀利。不得不说,太平洋联盟抗风险能力和应对危机的做法,也确实需要进行自身的反省和自查。不过反想另一方面,太平洋联盟坚持不下去,也必然会对行业造成一定影响,员工何去何从?会员如何止损?旗下球场是否还可以享受?等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也会为本就艰难的高尔夫蒙上一层灰。

从非典时期走向顶峰的高尔夫,一路磕磕绊绊,如今新冠状病毒的来临让高尔夫走向寒冬中的寒冬,原本行业整治、球场关停、“回头看”、税费水费等等一些列的高尔夫问题,已经让行业变的如履薄冰,此次新疫情的爆发,无疑更是雪上加霜。武汉按下了暂停键,高尔夫也同样按下了暂停键。艰难的环境,让高尔夫的企业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一个个离开或者消失的人和事务,不免多少有些遗憾。活在当下,自媒体时代的今天,每个人都是信息载体,有着不同的观点和思想,更有藏在自媒体背后真真真假假的面孔,互联网改变生活,同样,安静的生活也会因互联网变的越来越嘈杂。过滤、思考、理性已经成为信息时代的必修课程。疫情当前,少一些躁动,多一些实事求是,活下去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太平洋联盟的危机需要靠自己,更需要一个合理的方式方法。

春天已经来了,希望疫情尽快结束,更希望疫情下的高尔夫多一些团结和清净,因为每一个为高尔夫做努力的人都应该被尊重。“G””O””L””F”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纯尚的生活方式,有着诚实、自律、为他人着想的第一要准,这里本不应该有争斗,有烦恼,有灰暗,希望少一些冰冷的语言,在疫情当下的灰色中多一些绿景蓝天,让每一个享受高尔夫的人感受到温暖。

(作者:镜子,本人仅代表作者观点,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该文章来源于搜狐号:搜狐体育:太平洋联盟的救赎 疫情之下自救应该靠谁?

继续阅读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20-02-2006:07:33
  • 转载注明:http://www.wanbaotiyu.com.cn/45396.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